小兒尿床

(此篇文章發表於中華民國傳統醫學雜誌)

        根據統計台灣約有5.5%的學童有尿床現象,另外有1%到了青春期仍未改善(中華民國泌尿科醫學會),所以在門診中常遇到病童家屬,來尋求中醫的治療,這些病童大多已服過西藥,未能改善而轉求中醫治療,在診治中,可以發現這些病童,在西醫的診斷上,已排除了器質上的病變,多為功能性的中樞神經失調有關,這一方面理應是中醫的特長,在治療上不外從腎、膀胱虛寒論治,服用縮泉丸、桑螵蛸散或金匱腎氣丸等之類方劑,或從脾肺氣虛論治,服用香砂六君子湯、補中益氣湯等,但仍有一半的病童未見成效。近來發覺這些病童,常另外存在有像氣喘、過敏性鼻炎、異位性皮膚炎或則習慣性便秘等過敏性病史,在翻閱歷代醫家的文獻,從小兒遺尿病的敘述裡,常出現病童有容易感冒咳嗽、面色蒼白無華、面容憔悴枯燥、氣虛自汗、唇紅乾裂、皮膚乾燥多屑(似異位性皮膚炎)等症狀,這些症狀往往和現代有過敏體質的小孩很類似,基於玉屏風散對小孩過敏體質的改善有不錯的療效,因而想到運用玉屏風散加味來治療小孩的尿床,反而每多良效,我用玉屏風散加上龍眼乾和胡桃仁,取龍眼乾在傳統上用它來治療小孩尿床,胡桃仁則入腎命能溫補下焦元陽,這個處方藥少味甜,小孩容易接受,或許如此,小孩藥服得勤,而能取得較佳的療效。但從另一方面思考,醫方集解言玉屏風散此足太陽手足太陰藥也,手太陰肺,主上焦,為水之上源,肺氣虛,則失去通調水道的能力,而影響到身體水液的輸佈和排泄,足太陰脾,主中焦,為太陰濕土,能運化水濕,脾氣虛,則調節體內水液平衡的功能失常,足太陽膀胱,主下焦,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,膀胱氣虛,氣化不能,則儲尿和排尿的功能不全,從這一個思路或許能說明,小孩的尿床,從三焦這一方面來論治,反而較能取得好的效果,經言:「三焦者,決瀆之官,水道出焉。」,通過三焦氣化和決瀆的作用,身體的水液,使能不斷的被吸收和排泄,以保持水液在身體的新陳代謝,三焦功能正常,能各司其職,上焦如霧、中焦如區、下焦如瀆,除了能改善小孩的尿床外,對於小孩的過敏症狀,如氣虛多汗、易感冒、打噴嚏、皮膚乾癢、便秘等,也能獲得改善,這也相對印證了,三焦雖然無實際的解剖型態,但卻存在其生理上的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  學童的尿床,常會受到父母親的責備,責怪小孩懶惰、習慣不好,加上本身又難以啟齒,造成尿床的小孩,看來總是顯得較害羞和自卑,責罵對尿床的病情並沒有幫助,所以在門診中一再的叮嚀病童的家屬,小孩尿床是一種病症,不應該歸罪於小孩的習慣不良,應積極就醫,多用安慰的方式,以解除小孩精神上的負擔,這樣反而對病情較有幫助,在服藥初期,我也常建議病童的家屬,在小孩就寢前2小時,盡量避免小孩喝湯湯水水的東西,並且在小孩入睡後1.52小時,一定叫他起來尿尿,雖然看似簡單,但效果不錯,加上藥物的配合,相信在這天冷的季節裡,病童的家屬不會再為濕冷又臭的棉被而大發雷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