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風水應以實學為本

    偶 然 一 個 佛 道 壇 內 , 碰 上 有 位 肥 胖 的 中 年 人 ,

 他 虔 誠 禮 佛 , 引 起 我 冷 靜 地 觀 看 其 行 為 舉 止 ,

無 可 否 認 他 誠 心 很 令 人 敬 佩 , 但 我 從 來 反 對 拜 神 拜 佛 的 人 , 每 過 執 著 。

    有 位 修 持 極 高 的 上 師 , 他 講 法 時 輕 鬆 幽 默 , 深 入 淺 出 ,

 傳 法 於 無 形 , 是 極 為 罕 見 的 , 他 說 好 些 人 太 執 著 ,

做 成 一 種 神 秘 感 , 不 知 不 覺 間 便 成 迷 信 , 確 是 金 石 之 言 。

    那 位 肥 胖 的 先 生 他 並 不 知 道 我 是 懂 風 水 這 門 的 ,

 他 大 談 神 位 與 家 宅 的 風 水 , 有 位 朋 友 見 我 默 不 一 語 ,

 引 以 為 異 , 緣 因 我 這 朋 友 亦 算 得 是 我 半 個 學 生 , 他 習 此 術 數 年 ,

但 經 常 虛 心 不 恥 下 間 , 多 次 為 之 解 決 疑 難 , 可 能 年 輕 人 沉 不 著 氣 ,

便 故 意 請 教 那 位 胖 先 生 最 基 本 的 , 前 朱 雀 後 玄 武 等 顯 淺 的 問 題 。

    果 然 那 肥 胖 的 中 年 人 不 知 所 答 , 再 談 到 羅 盤 上 的 掛 理 與 變 通 ,

 他 更 一 無 所 知 , 後 來 他 很 坦 白 地 說 , 他 對 羅 盤 的 運 用 一 無 所 知 ,

 但 強 調 要 為 人 看 家 宅 風 水 , 唯 一 的 是 靠 神 , 神 就 是 他 的 師 傅 ,

無 可 否 認 如 果 他 真 的 是 通 神 的 話 , 自 然 無 往 而 不 利 ,

可 惜 一 切 並 不 如 他 的 理 想 。 偶 然 他 吐 露 一 句 話 , 能 夠 懂 得 為 人 看 風 水 ,

希 望 有 更 多 的 金 錢 進 益 , 從 這 句 話 看 來 ,

算 真 的 有 神 , 也 不 會 教 這 樣 心 理 的 弟 子 吧 。

    其 實 有 心 學 習 , 以 時 間 換 取 空 間 , 一 定 有 成 功 的 ,

求 神 來 幫 助 , 太 急 功 近 利 了 , 世 人 的 心 態 於 茲 可 見 。

    後 來 知 道 他 買 了 一 本 佛 的 尊 者 所 著 的 風 水 要 釋 ,

就 憑 此 便 為 人 看 風 水 了 , 那 不 是 太 簡 單 了 嗎 ? 這 本 書 我 也 看 過 ,

確 是 一 本 難 得 的 風 水 學 , 但 要 有 基 礎 的 能 靈 活 運 用 而 已 。

 雖 然 社 會 不 斷 進 步 , 甚 麼 都 講 速 成 , 獨 堪 輿 學 難 速 成 的 。

當 然 只 學 簡 單 的 基 本 功 , 是 可 以 速 成 的 。 如 此 ,

更 無 經 驗 可 談 , 又 怎 能 為 人 改 變 風 水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