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大法只是舊酒新瓶

 

尖 沙 嘴 有 家 公 司 , 早 年 曾 為 之 勘 察 風 水 。

當 時 那 位 執 行 總 經 理 , 對 風 水 抱 有 極 大 的 拒 抗 心 理 ,

由 於 董 事 局 幾 位 董 事 都 相 信 風 水 , 才 決 定 聘 我 為 之 計 風 水 的 。

轉 眼 兩 年 多 , 業 務 頗 有 進 展 , 月 前 再 購 入 新 址 ,

 再 來 電 邀 請 勘 察 , 當 時 我 要 求 他 將 辦 公 室 拆 卸 之 前 ,

 讓 我 先 取 回 某 些 物 品 , 因 為 這 些 品 與 風 水 深 有 關 係 ,

既 然 擴 張 公 司 於 別 處 , 舊 公 司 高 原 址 以 高 價 轉 手 。

 好 些 物 品 都 要 搬 到 新 址 去 ,

 那 些 風 水 用 的 物 件 只 有 我 才 知 藏 在 何 方 , 非 自 走 一 遭 不 可 。

在 那 總 經 理 室 前 的 一 盤 高 兩 尺 許 的 植 物 下 ,

取 回 三 個 古 銅 錢 外 , 特 別 在 公 司 中 宮 位 的 高 處 隱 閉 點 ,

拿 回 一 小 小 的 玻 璃 樽 , 樽 內 乃 是 我 不 輕 用 的 「 陰 陽 水 」 。

我 對 這 位 總 經 理 說 : 兩 年 多 時 間 , 你 們 工 作 順 利 盈 利 有 餘 ,

 全 賴 這 三 個 銅 錢 和 一 水 瓶 水 , 這 時 他 只 微 笑 點 頭 。

認 同 確 實 有 風 水 存 在 的 , 更 急 忙 追 問 ,

 他 檯 上 那 面 經 指 定 位 擺 放 的 鏡 又 怎 樣 處 置 ?

乃 著 著 搬 到 新 址 , 看 坐 位 時 再 決 定 好 了 。

他 問 這 是 甚 麼 「 大 法 」 。

我 說 , 不 是 甚 麼 大 法 , 只 是 為 運 用 的 辦 法 耳 。

前 曾 看 一 家 商 店 風 水 , 這 家 店 號 規 模 頗 大 花 腦 汁 也 特 別 多 ,

 主 要 全 局 疏 漏 之 處 甚 多 得 全 盤 設 計 ,

 其 中 有 位 資 深 的 文 員 是 台 灣 讀 書 回 來 的 ,

他 見 到 我 把 理 氣 一 一 重 整 ; 尤 其 是 大 門 入 口 一 帶 ,

所 花 精 神 特 甚 , 當 大 功 告 成 ,

這 位 先 生 特 別 請 我 到 其 辦 公 室 去 喝 茶 ,

 原 來 他 台 灣 曾 短 時 間 學 習 堪 輿 , 是 以 有 理 論 卻 沒 實 際 經 驗 ,

 虛 心 求 教 下 乃 一 一 告 之 , 然 問 及 甚 麼 大 法 時 , 就 不 便 多 言 了 。

 因 那 所 謂 大 法 , 實 是 某 些 人 故 弄 虛 玄 而 已 。

看 風 水 的 技 巧 各 有 師 傅 ,

有 些 朋 友 積 聚 了 數 十 年 經 驗 將 前 人 的 心 得 ,

 再 加 以 淨 化 , 創 新 名 稱 而 已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