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者醫生無意得葫蘆地

神 醫 古 代 有 之 , 正 如 今 天 的 特 異 功 能 者 無 異 。

貴 州 有 梁 姓 名 仁 的 青 年 , 生 長 於 晚 清 時 代 ,

 天 生 聰 敏 , 奈 家 貧 , 無 法 多 讀 書 , 致 功 名 無 望 ,

 甫 十 五 歲 , 乃 父 著 之 在 貴 州 城 藥 店 做 學 徒 。

初 為 雜 役 , 後 隨 老 醫 師 習 醫 , 三 年 後 對 藥 物 典 籍 讀 得 滾 瓜 爛 熟 ,

 對 望 、 聞 、 問 、 切 之 道 深 得 其 竅 , 遂 拜 別 老 師 回 鄉 鎮 上 掛 牌 執 業 。

豈 料 對 正 常 疾 病 , 應 付 有 餘 , 但 山 區 一 帶 多 疑 難 雜 症 ,

 使 之 束 手 無 策 , 求 醫 者 不 多 , 生 活 不 繼 , 憤 而 回 家 去 務 農 ,

 某 日 在 田 野 間 遇 風 水 師 尋 龍 追 脈 至 此 , 仁 招 呼 慇 懃 ,

 風 水 師 看 其 面 相 , 察 其 言 行 , 知 他 也 是 個 讀 書 人 , 獨 時 運 不 濟 耳 。

 原 來 這 風 水 師 也 是 位 名 醫 。

坦 然 對 他 說 及 , 並 義 務 為 之 選 擇 佳 穴 , 遷 葬 其 祖 父 ,

 居 住 他 家 盈 月 , 臨 別 時 對 他 說 , 那 塊 地 前 面 為 葫 蘆 山 ,

 必 可 出 名 醫 , 今 後 你 可 重 操 故 業 , 半 年 後 必 有 成 就 云 。

 轉 眼 歷 月 許 , C 仁 夢 見 一 道 土 , 白 髮 銀 鬚 ,

 行 狀 言 語 頗 似 前 時 所 遇 的 風 水 師 , 那 老 者 飄 然 站 於 床 前 ,

微 笑 與 他 談 論 醫 術 , 力 言 何 必 拘 泥 醫 典 , 物 物 相 制 可 也 。

這 次 給 他 靈 符 一 疊 , 並 告 之 詳 細 使 用 方 法 ,

不 論 人 體 五 臟 六 腑 任 何 怪 病 , 亦 是 以 應 付 有 餘 , 及 後 驚 醒 ,

 果 見 十 五 道 靈 符 在 桌 上 , 乃 珍 藏 之 , 並 細 味 老 者 所 教 導 。

早 時 在 鄉 間 , 遇 上 奇 難 雜 症 , 試 以 所 授 方 法 , 給 予 普 通 藥 物 服 用 外 ,

 即 以 符 為 之 共 用 , 果 然 所 遇 惡 疾 一 一 痊 癒 , 他 心 知 肚 明 ,

那 些 湯 藥 , 絕 對 難 以 治 療 惡 疾 的 , 只 安 人 心 耳 , 功 效 全 在 靈 符 無 疑 。

自 後 聲 名 大 噪 , 其 他 省 份 大 城 鎮 , 亦 遠 道 來 求 治 ,

生 活 漸 趨 好 轉 , 但 未 敢 言 富 也 。

雖 然 成 功 要 靠 實 學 , 然 人 生 閱 歷 多 了 , 回 顧 往 昔 ,

總 覺 得 數 十 年 歲 月 中 , 很 多 事 情 的 確 關 乎 環 境 的 配 合 , 得 天 時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