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修為風水先生較可靠  
說 來 奇 怪 , 看 風 水 有 如 思 考 一 件 藝 術 品 似 的 ,

各 門 各 派 各 有 專 長 , 但 同 門 中 人 ,

 對 一 家 房 屋 的 看 法 原 則 上 是 相 同 的 ,不 過 好 些 小 節 就 有 分 別 。

 這 是 在 所 難 免 的 , 就 算 不 到 門 派 , 嚴 格 來 說 ,

金 木 水 火 土 的 運 用 亦 離 不 了 一 定 的 軌 跡 。

日 前 有 位 朋 友 千 方 百 計 找 到 我 的 電 話 , 他 告 訴 我 ,

 前 些 時 請 了 位 名 家 為 他 看 風 水 , 收 費 自 然 不 會 低 ,

 而 同 行 的 還 有 一 個 繪 圖 員 , 更 有 一 位 專 承 裝 修 業 的 大 師 傅 ,

 陣 容 相 當 鼎 盛 , 結 果 要 將 住 所 內 部 重 新 裝 修 ,

最 麻 煩 是 廚 房 廁 所 , 通 通 要 調 位 ,

這 兩 地 方 有 來 水 與 去 水 的 喉 不 少 , 而 煤 氣 喉 的 更 換 更 為 麻 煩 ,

 當 然 只 要 有 錢 便 好 做 事 , 不 過 一 定 要 這 樣 大 修 才 會 發 達 嗎 ?

 這 點 我 個 人 百 分 百 絕 不 相 信 。

為 甚 麼 要 帶 備 兩 位 專 門 人 員 ,

難 道 還 未 看 屋 之 前 早 已 料 到 必 定 要 大 事 修 改 的 嗎 ?

 這 點 又 不 知 何 以 解 釋 , 或 者 這 位 大 師 在 未 看 之 前 ,

已 在 卦 理 中 求 出 此 屋 必 然 要 如 此 修 改 不 可 。

當 我 的 朋 友 說 , 可 否 減 輕 些 修 改 ,

目 的 當 然 希 望 減 少 些 金 錢 開 支 , 大 師 說 ,

不 如 及 早 賣 了 這 房 子 , 由 他 代 找 一 家 理 想 之 處 吧 ,

 如 此 好 心 腸 誠 屬 難 得 。 不 過 其 間 問 題 頗 多 ,

 細 想 之 下 便 會 找 到 答 案 來 。

風 水 之 說 , 可 以 講 信 之 則 有 不 信 則 無 ,

 不 論 怎 樣 除 了 舊 學 為 根 之 外 , 也 得 追 隨 時 代 的 改 變 而 改 變 ,

我 曾 經 為 幾 家 人 看 風 水 , 有 些 是 大 富 之 家 ,

而 不 少 是 普 通 居 屋 的 打 工 仔 , 不 論 貧 富 ,

從 不 考 慮 其 背 景 怎 樣 , 主 要 是 用 甚 麼 方 法 , 以 最 省 錢 為 原 則 ,

能 夠 改 變 其 風 水 , 是 唯 一 的 宗 旨 ,

故 許 多 朋 友 說 ︰ 你 這 人 該 窮 的 , 對 此 我 毫 不 介 意 的 。

嚴 格 來 說 , 一 位 風 水 先 生 是 有 修 為 的 ,

多 數 抱 著 君 子 取 財 , 取 之 有 道 是 最 重 要 不 過 。

 太 過 花 巧 的 其 功 力 必 有 問 題 , 這 是 成 正 比 的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