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闆坐位受剋成奴欺主  
大 概 三 年 前 了 , 有 位 廠 商 讀 友 , 來 函 訴 盡 艱 辛 , 業 務 雖 然 有 可 為 ,

 但 人 事 上 變 化 得 太 大 , 突 然 間 有 些 股 東 要 退 股 , 主 要 緣 因 ,

 覺 得 這 位 股 東 兼 經 理 , 所 得 的 利 潤 未 如 理 想 ,

另 一 些 則 因 移 民 要 離 開 香 港 。 自 然 要 退 股 了 。

基 於 這 一 關 係 , 一 個 人 要 負 上 行 政 , 財 政 及 對 外 等 等 工 作 ,

難 免 不 顧 彼 失 此 , 最 慘 痛 的 莫 如 財 政 運 轉 ,

倍 感 百 上 加 斤 , 彷 有 山 窮 水 盡 之 悲 ﹗

看 到 他 的 信 , 使 我 輾 轉 不 寐 , 子 時 靜 坐 誦 經 後 ,

 旋 即 為 之 卜 一 卦 , 獲 得 啟 示 , 此 人 個 性 柔 弱 , 只 擅 於 思 考 ,

 對 行 政 人 事 非 其 所 長 , 原 則 上 絕 對 是 個 心 地 善 良 的 人 ,

 然 而 錯 也 錯 在 好 人 太 甚 也 。

對 人 好 當 然 不 錯 , 但 對 某 些 問 題 人 物 太 好 時 , 吃 大 虧 的 還 是 自 己 、

 為 甚 麼 強 調 用 大 虧 兩 字 呢 ?

 因 為 被 逼 使 自 己 險 些 無 法 生 存 。 那 虧 自 是 不 少 吧 。

為 此 不 能 不 為 之 助 。 盡 我 的 能 力 改 變 他 的 惡 運 。

 最 後 還 詳 察 該 廠 風 水 , 幸 得 天 庇 , 不 三 月 已 見 成 效 ,

 其 困 難 解 決 大 半 。 一 年 後 見 面 , 看 神 色 有 顯 著 的 不 同 。

 然 天 助 也 得 自 助 的 。 近 日 來 電 說 , 生 意 雖 好 阻 滯 又 見 。

 經 過 仔 細 推 算 , 他 過 份 好 的 心 腸 還 未 改 變 。

主 要 對 某 些 人 不 著 意 的 花 掉 不 少 錢 , 很 冤 枉 不 過 。

 而 對 應 用 的 卻 很 吝 嗇 , 阻 滯 皆 因 此 起 。

再 次 到 他 廠 裡 詳 看 內 局 可 有 變 化 ,

 果 然 發 現 其 業 務 經 理 的 坐 位 極 有 問 題 ,

主 要 與 老 闆 的 坐 位 是 相 剋 的 , 他 的 坐 位 是 隨 意 自 選 的 。

那 知 問 題 就 在 相 剋 之 處 , 而 其 氣 勢 運 程 比 老 闆 優 勝 。

 因 此 使 之 處 處 受 制 , 這 位 好 好 先 生 的 老 闆 多 方 忍 讓 ,

 乃 形 成 阻 滯 而 不 自 知 。

唯 一 方 法 改 變 老 闆 的 坐 位 , 避 免 相 剋 外 , 還 得 增 加 其 氣 勢 ,

 換 句 話 說 催 谷 他 的 氣 運 , 還 著 之 提 升 一 位 職 員 為 那 經 理 的 助 手 ,

 以 壓 低 那 經 理 的 氣 勢 , 不 旬 日 形 勢 頓 改 。